笑傲神雕32

古典武侠   2021-04-08   加入收藏夹

三十二章暗香浮动
第二日清晨,当人间第一缕阳光洒进闺房的时候,小龙女只觉得身体有些沉重,又软绵绵的提不起力气,她慵懒的睁开美目,瞥见床上散落着各种衣裤,勐然惊觉,昨晚的情景就浮现在自己的脑中,一时间,乳波臀浪,淫汁飞溅的画面纷至沓来,她目力所及,见床单上还残留着一滩滩乳白色的秽物,经过一夜的时光,那些淫液全都干涸了,雪白的床单上留下一块块污渍,空气中还残留着一丝淫靡的气味,想到昨日三个人居然做了如此荒唐之事,两抹红霞瞬间飞上了她清秀雅丽的脸庞
耳中传来轻微的鼾声,小龙女直起身子,见左剑清兀自靠着自己坚挺的乳峰熟睡,他的脸清俊坚毅,嘴角挂着一丝微笑,似乎还在做着美梦。小龙女不欲弄醒他,轻轻的挪动他的身躯,将他的头靠在枕头上。就急忙拿过自己的衣物穿了起来
左剑清平躺在床上,身上一丝不挂,小龙女一眼就看到了他直挺挺的肉棍,她知道男子清晨都会如此,忙移开目光,低头整理衣裳。待穿戴整齐,小龙女轻轻的走下床,见二人都还没有醒,她本想叫醒曼娘,却又觉得不妥,此刻曼娘也是身无寸缕,歪着脑袋,斜靠着左剑清的大腿,满头的黑丝披散开来,倒是有大半都缠在他的肉棍上,若清儿也醒过来,见了此刻旖旎的风情,不知会有多少尴尬
但是就这样放任他们,亦是不行,终究还是要叫醒他们,只是到底叫谁起来好呢?「清儿是男子,赤身裸体,多有不便,此处是曼娘的闺房,还是叫醒她为是。」想到此处,小龙女伸手在她肩头轻轻的推了一把
曼娘「嘤咛」一声,悠悠醒转,她伸手揉揉眼睛,却见一条狰狞的肉屌挺立在自己面前,她的脸几乎贴在肉棍上,鼻端飘来一股腥臊的气味,曼娘吓了一跳,张嘴欲唿,小龙女忙伸手捂住她的嘴唇
曼娘睁大眼睛,神情有些慌张,抬头见是小龙女,正在看着她,摇手示意她不要出声,她心领神会,不由得点点头,小龙女松开手,曼娘也来不及清理残留在身上的秽物,抓起衣服就披在自己身上
待曼娘穿好衣物,小龙女拉着她,两人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间,然后轻轻的掩上房门,相携着来到了客厅
两人分宾主坐下,都默然不语,突然曼娘捂住俏脸「嘤嘤」的哭了起来了,小龙女见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曼娘哽咽道:「我是昏了头了吗?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这教我以后如何面对我的夫君啊!」
小龙女叹息一声,不知该如何劝解,其实自己何尝不是如此呢?虽说昨晚并没有失身,却也已经非常对过儿不起了,只是事情已经发生,后悔也已经于事无补,想到这里,小龙女开口道:「妹妹切莫太过自责,此事既然已经发生,就让他过去吧。」她天性纯朴,自然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曼娘凄声道:「姐姐虽说的不错,然我心何安啊!万一让我夫君知道……」
小龙女忙道:「此事只有我们三人知道,绝不会泄露出去。」
曼娘还待说,却听后面传来脚步声,想是左剑清起来了,当下抹抹眼泪道:「姐姐稍待片刻,小妹这就去给你们打水洗漱。」说着就起身小跑着去了院子。小龙女心知她是不好意思面对左剑清,也就没有推辞。这时左剑清走了过来,见到小龙女,忙上前施礼,笑道:「师父,您怎么起的这么早,不再多睡一会?」他一早醒来小龙女和曼娘就不见了,于是也急急忙忙的收拾一番就出来找她小龙女见他言语轻佻,俏面一红,轻声道:「为师习惯早起。」
左剑清「哦」了一声,又问道:「怎的不见曼姨,她一大早的去哪里了?」
「我在这里!」只见曼娘双手捧着一盆水走了过来,左剑清忙伸手接过,将脸盆放在桌子上,曼娘道:「二位快洗洗吧,待会我再去打一盘来。」
小龙女见曼娘神色如常,连脸上的泪痕也不见了,想是她自己先洗过了,不禁心中稍安,于是说道:「多谢妹子。」说着就走到桌边,弯腰掬起一捧水来仔细的清洗。良久,她直起腰来,曼娘将毛巾递过去,她接过毛巾擦干净,她天生清丽,此刻更是容光焕发,左剑清和她朝夕相处,却也看的痴了,连曼娘也是呆呆着看着她
小龙女清咳一声道:「你们看什么呢?」
曼娘如梦方醒,笑道:「姐姐真是如仙女一般,我见犹怜。」
小龙女听了她的话,心中隐隐有些欢喜,嘴上却说:「妹妹就爱胡说。」
曼娘辩解道:「小妹可没有胡说,不信你问左……」突然曼娘好像想到了什么,就再也说不下去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尴尬的气氛。小龙女不禁心中暗叹,这个心结恐怕是要折磨她一阵子了,但愿她可以早点看开
左剑清也觉察到一丝异样,刚想开口问,却听小龙女说道:「妹妹,叨扰多时,我们也该告辞了。」说着拉了拉左剑清的衣袖
左剑清精于人情世故,知道再待下去也是徒增尴尬,于是抱拳道:「多谢夫人盛情款待,我们还有要事在身,就不麻烦夫人了。」
曼娘一听他们要走,忙道:「姐姐这是何故,你我姐妹久别重逢,怎么现在就要走了?莫非是嫌弃妹妹招唿不周吗?」
小龙女温言道:「妹妹修要胡思乱想,姐姐绝无此意,委实是有急事,待大事一了,姐姐定会再来看望妹妹。」
曼娘继续问道:「姐姐究竟有何事?难道片刻都待不得吗?」
小龙女见她不依不饶,这样纠缠下去也不知何时是个头,当下就将魔教如何使诈下毒,中原群雄急需解药,自己到扬州来找方林要解药之事简略的说了一下曼娘听完后拍手笑道:「我当是何事,方林大夫我知道,我夫君就是他药店里的伙计,找到我夫君,就等于找到方林了。」
小龙女左剑清听罢都是惊喜万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小龙女道:「既然知道了方林的所在,事不宜迟,我们即刻出发。」
曼娘笑道:「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吃完早饭再出发也不迟啊。」
小龙女恨不得立刻就找到方林,说道:「时间宝贵,早一刻找到方林,中原武林就早一刻解除危险,我们还是现在就出发吧。」
左剑清此时接口道:「去的路上买几个馒头。」
曼娘见小龙女执意要走,也不再勉强,随即说道:「既然如此,那小妹也不强留两位了,我认得路,就让小妹送你们过去吧。」
此去寻人,那方林岂肯束手就擒,到时候难免会有一场恶战,曼娘不会武功,自己难以护的了她的周全,听她意思也要去,小龙女忙道:「妹妹只须将方林药铺的位置在何处告知就好,不必陪我们去犯险。」
曼娘道:「方大夫未必就在店里,我也没见过他,我们还得先找到我夫君,小妹久未和夫君相聚,心中甚为挂念,刚好和你们一起去,若是方大夫正好在,我还可以帮你们说说让他给你们配解药呢?」
小龙女心中焦急,曼娘非武林中人,又哪里知道方林不是普通的大夫,但转念一想,自己武功不弱,加上清儿未必就没有胜算,在者曼娘要去找夫君,自己又怎忍心拒绝。于是道:「既然如此,那还请妹妹为我们带路。」
曼娘闻言大喜道:「那我们走吧。」三人收拾一番,就出发了
扬州繁华似锦,三人却是没有心思欣赏,路过一家包子铺,左剑清买了几个包子后就匆匆赶路。不一刻就来到了扬州城的主街,见到一辆马车正停在街口,马车上的车夫倒是个俊秀少年,见了小龙女这等绝色佳人,忍不住打了个唿稍,左剑清见状颇为恼怒,刚想上前说两句,却被小龙女拉住,自小龙女自古墓出来之后,也遇上过很多类似的情况,不少轻浮少年也曾撩拨过她,只是她生性清冷加上武艺高强,旁人也不敢太过放肆
那少年见他们向这边看来,笑道:「姑娘要去哪里?我这马车宽敞,可否让小人送姑娘一程?」言罢笑嘻嘻的看着小龙女
左剑清心中大怒,刚想上前去教训教训这个轻浮子弟,只听马车内传来一声轻柔软腻的声音:「阳儿,外面有何事?」
那少年转身向马车里说道:「娘亲,没事。碰上一个小美人,孩儿想带她一程。」
车内声音说道:「胡闹,我们已到了扬州,此地危机四伏,不可旁生枝节。」
左剑清听了那声音感觉颇为耳熟,小龙女拉了拉他的衣袖,示意他换条路走,扬州城四通八达,三人随即转向另一侧街道……
那少年笑道:「孩儿理会得。」回头去看,却不见了小龙女的声音,他忍不住叫道:「哎呦,小美人不见了。」
车内女声谇道:「你小子死性不改,回头娘在收拾你,现在我们先找一个地方歇息。」
那少年吐吐舌头,不在言语,驾着马上继续前进
这两人正是黄蓉和周阳,他们自从埋了柳三娘,一路赶来,竟然没有遇到一个魔教的人,想来魔教中人怎么也想不到黄蓉就在柳三娘的马车里,是以沿途并无任何风波。进入扬州城后,黄蓉觉得再坐马车反倒是有些惹眼,于是两人就近找了家客栈,先安顿下来再做打算
周阳吩咐客栈小二将马车解套,将马牵至马槽好生照料。黄蓉则先进到客栈里面去点吃的,她生性讲究,尤其对吃更是如此,行走江湖这几日都没好好的吃过一顿,现下来到了扬州,此地是南方最繁华的地方,客栈商铺林立,汇聚各地奇珍异宝和美味佳肴,自然是迫不及待的要吃上一顿
周阳也打点好了,走进客栈,两人找了个僻静的位子坐下,时方清晨,客栈里只有他们二个客人,店小二招唿两人坐下,无精打采的问道:「两位客官要点些什么?本店汇聚大江南北各路名菜,无论客官要吃什么,本店都能给您端上来。」
黄蓉笑道:「先别夸口,咱们先吃果子。喂伙计,先来四干果、四鲜果、两咸酸、四蜜饯。」
店小二吓了一跳,不意他口出大言,笑道:「不知夫人要些甚么果子蜜饯?」
黄蓉道:「这种穷地方小酒店,好东西谅你也弄不出来,就这样吧,干果四样是荔枝、桂圆、蒸枣、银杏。鲜果你拣时新的。咸酸要砌香樱桃和姜丝梅儿,不知这儿买不买到?蜜饯吗?就是玫瑰金橘、香药葡萄、糖霜桃条、梨肉好郎君。」店小二听他说得十分在行,不由得收起小觑之心
黄蓉又道:「下酒菜这里没有新鲜鱼虾,嗯,就来八个马马虎虎的酒菜吧。」
店小二问道:「不知二位爱吃甚么?」
黄蓉道:「唉,不说清楚定是不成。八个酒菜是花炊鹌子、炒鸭掌、鸡舌羹、鹿肚酿江瑶、鸳鸯煎牛筋、菊花兔丝、爆獐腿、姜醋金银蹄子。我只拣你们这儿做得出的来点,名贵点儿的菜肴嘛,咱们也就免了。」
店小二听得张大了口合不拢来,等他说完,道:「这八样菜价钱可不小哪,单是鸭掌和鸡舌羹,就得用几十只鸡鸭。」
周阳道:「你还怕我们付不起银子吗??」当下扔出一锭大银,店小二接过银子,满口答应,再问:「够用了吗?」黄蓉道:「先摆上来吧。」
不久菜肴齐备,店小二给黄蓉周阳斟上酒,黄蓉夹起一块獐子肉细细品味,店小二笑道:「客官觉得味道如何?」
黄蓉道:「马马虎虎吧。」她自己的厨艺已是天下一绝,这类菜对她而言不过还能入口罢了,周阳又给了店小二一锭碎银,打发他忙去了
黄蓉边吃边说道:「阳儿,这一路你已对我说了不少柳三娘的事了,你再想想还有什么疏漏没有?」
周阳道:「娘,孩儿已将自己知道的事都告诉您了,只不过……」说着欲言又止
「只不过什么?」黄蓉不紧不慢的问道
周阳道:「那柳三娘在魔教的职位以及势力娘都知道的差不多了,只是有一件事孩儿不知道该不该说?」
黄蓉笑道:「你有何事还不能对娘讲吗?但说无妨。」
周阳道:「娘亲,你想那柳三娘武功平平资历又浅,远不及慕容父子和岳不凡那些人,为何东方不败却如此器重于她,不仅安排她来接洽蒙古秘使,更放言事成之后封她为副教主呢?」
黄蓉闻言不禁心中暗忖:「柳三娘武功虽未到一流境界,却颇有智计,东方不败既然以大位诱人,自然对此人甚有信心。」想到东方不败用人不拘一格,实乃武林大患,不禁暗暗担忧。当下说道:「你说说为何?」
周阳喝了一口酒,放下酒杯道:「只因她是一个女人。」
黄蓉笑道:「娘自然知道她是女人,还是颇为诱人的女人,但那又如何?」
周阳道:「娘,柳三娘绝非一般女子,想那魔教虽势力庞大,但是也不可能对所有人都采取顺之者昌,逆之者王的手段,柳三娘被委以重任,一些左右摇摆之人,均逃不过她的手段,纷纷加入魔教,是以魔教才有今日之势,柳三娘可以说是居功至伟。」
黄蓉闻言哑然失笑,心想柳三娘不过就是施展一些媚术迷惑男人罢了,对付寻常江湖人物或许有用,但是如此军国密事,东方不败又岂会因此就全权交给她?阳儿终究年轻识浅,若是如此,莫非自己反倒是高看了东方不败不成?心中想着,口中问道:「那你且说说她有何手段?」
周阳道:「孩儿怕说出来娘会不高兴。」
黄蓉笑道:「娘有什么好不高兴的,你放心的说。」
周阳喝了一口酒,道:「柳三娘最厉害的就是她的床上功夫,无论是江湖名宿还是富商贵胄,她都能手到擒来,所以东方不败才会这么器重她,而且,此次前来扬州,免不了要用好好招唿蒙古密使。」说着,周阳面色凝重,拉住黄蓉的手道:「娘,孩儿担心你会有危险。」
黄蓉听周阳说柳三娘的床上功夫,心中颇为不屑,刚想斥责他几句,又见他言语间对自己如此关心,毕竟是血浓于水,心中不由的涌起一股暖意,轻轻挣开他的手,正色说道:「你不必担心娘,娘什么风浪没见过,倒是你,年纪轻轻,不可过分沉迷于女色,明白了吗?」
周阳见黄蓉说的认真,忙点头答应道:「孩儿谨记在心。」
黄蓉继续问道:「那柳三娘的床上功夫当真如此厉害?」
周阳眯起眼睛,笑道:「那是自然,孩儿也曾领教过,当真是人间尤物,可惜如今她已经香消玉殒了。」
黄蓉见他神态痴迷,听他语气颇为后悔,不禁有些恼怒,脱口而出道:「她比起为娘如何?」话一出口,黄蓉就觉得后悔,自己是何等人物,岂能与柳三娘相提并论。忙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周阳挪了挪凳子,低声道:「娘亲美貌天下无双,只是这床上功夫嘛……」
黄蓉一杯酒下肚,脸上泛起一片潮红,见周阳欲言又止,忍不住问道:「你倒是说说啊!」
周阳见黄蓉面色红润,犹如桃花盛开一般,忍不住坐过去,伸臂揽住黄蓉的腰,低声说道:「娘亲的容貌,身段,那胸和屁股都让人见之难忘,远胜柳三娘,只是这床上功夫只怕不及她万分之一。」说着手忍不住在黄蓉的腰间游离黄蓉见周阳言语暧昧,不禁柳眉紧簇,想到那日在马车上,自己的身子已然被他看光,想到此处,胸口竟有些鼓胀,暗道不好:莫非自己又动情了。口中却是不服输:「你说说她如何厉害法,娘倒要看看我究竟比她差在何处?」
[本帖最后由皮皮夏于编辑]
夜蒅星宸金币+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